【援鄂日记】万道谋的日记

更新时间:2020-03-18 来源: 浏览量: 作者:万道谋

时光如白驹过隙,在每天规律的工作、学习新的诊疗知识和休整中转眼间来到武汉已经有3周的时间了,可喜可贺的是全国的疫情得到了明显的控制,病区里的病人都陆陆续续的好转出院,这让我觉得被口罩护目镜压出痕迹的脸,洗得快脱皮的双手和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衣服都是值得的。

万道谋1.png

初到武汉,我再一次深刻感受到疫情的严峻,武汉真的仿佛被按下暂停键,跟以前来到武汉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不再见到街道上的车水马龙,所以我们安顿好后,就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培训。2月14日晚病区正式开始收治病人,入舱后最大的困难就是要克服穿戴防护用品带来的强烈不适感。6个小时一班的工作,有时临到交班时病人出现病情变化或者为了摸清楚每个病人情况出舱时我们还会再查一次房,加上前后穿脱防护用品、清洁消毒等耗费的时间往往长达8个多小时。在入舱后一个星期我也逐渐适应穿戴防护用品带来的不适,前些日子我值班时,一个老年男性患者血氧饱和度极差,我协助曾振国主任给他插管上呼吸机,看着病人呼吸困难暂时缓解,有生的希望,由衷的感到高兴。

回想疫情爪牙初现时,对于这个传染性较强的未知疾病,我内心也有紧张不安,可是自己作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医生,此时应该把自己所学知识运用起来,为救治病人和控制疫情作出贡献。所以当接到组建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的通知时,我紧张之余也有些许兴奋,甚至跟妻子开玩笑说:“不要担心,我是去帮助你的老乡们快点好起来。”

前几日跟家人视频时,女儿懂事地跟我说:“爸爸加油,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妻子抱着小宝让我放心,家里一切都好,小宝也露出新冒出的两颗乳牙张手要我抱,看着新闻每天发布的好消息,我知道我们离胜利越来越近,我知道离实现带着家人一起去武大看樱花的愿望也越来越近了。




樱花的约定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武汉30天了,得知全国疫情明显得到控制,心中甚是欢喜,想到当时来到武汉,看到诺大的武汉,往日繁华似锦,而现在冷冷清清,宛若一座空城,就像一个美丽的女子失了容妆,疲惫不堪。由此可见这疫情中心,着实厉害,又不知这边病房的详情,心中难免还是有点紧张不安。

刚来的当天有些疲惫,第二天经过院感细心培训,当天晚上便上了战场,刚进医院大门,内心依然是有点紧张,但当披上白衣战袍,心中渐渐安定下来,就是像一句话所言:“不过是一群孩子,学着前辈的样子,穿了一身白衣,便奋不顾身,勇往直前。”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

进入清洁区病房,第一步就是穿隔离衣及防护服等,刚刚穿戴好之后,巨大的憋闷感迎面而来,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此刻护士通知我们第一批病人已经来了。跟我们往日接诊不同,刚开始都是二三十个病人一起来,我们在队长的安排下有条不紊的迅速把病史医嘱病例完善。最后竟也不知自己早已汗流浃背,憋闷感也全然不觉,内心只想着早点把病情处理好,让患者早点休息。毕竟彼时已是凌晨,可是我们医疗队员个个都精神抖擞,战意旺盛。

万道谋图1.png

经过数天和患者的沟通,与电子病例系统的磨合,工作也慢慢步入正轨,多数病人都是家庭集体感染,心理创伤极大。我们面对这个疾病,除了要和病毒做斗争,也要主动消除患者的悲伤情绪。有时去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对于这个新型疾病,这也是治疗的法宝。由于新冠肺炎患者以老年人为主,病情重而且复杂,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甚至有些治疗手段之间都会有矛盾,但是这对我们这支队伍来说算是家常便饭,我们集中每个科室的精英来到此地,就是为了一场硬仗,沧海横流尽显英雄本色,我们完成了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Z14重病症区首例CRRT、首例气管插管、首例ECMO、首例心脏骤停恢复窦率、首例康复出院等等,这些就是我们实力的代表。我们来时便许诺,若有战,战必胜!

在我们治疗小组内,我们不光每日查房,讨论病情,我们也会了解病人的家情,我们得知病房有个八旬患者,自从入院开始,10多天没见过自己的老伴,由于老人入院时未说明,我们不知道他爱人也在我们病区,于是立即打破男女分住的常规,协调安排八旬夫妻病房相会,老人首次相会,竟也热泪盈眶,像是跨越了几个世纪相逢。

十里樱花十里尘,伊人梦里梦伊人,恍然之间,逝者如斯夫,武大的樱花早已开得烂漫,我们与武汉有一场樱花的约定,也是我与爱人的约定。



编辑:朱怡芯、张紫菲(实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