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有我】邹宇红的战疫心路

更新时间:2020-03-09 来源:耳鼻喉头颈外科 浏览量: 作者:邹宇红

进入象湖院区抗疫一线三十多天了,一直想写点什么。我自认为不是个情感细腻的人,但经此一役也仍有太多的牵挂和感受,想一一记录下来。也许因为词穷,也许因为胸中墨少,一直不知从哪里下手,所以至今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今天,恰逢休息日,静下心来记录一段属于我个人的战疫心路。

2020一个特殊的数字,一个新的年份,原本期待着满心欢喜过大年,但不曾想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肆虐了整个华夏大地,而江西这块红土地也未能幸免。

我院是江西省新冠肺炎省级定点救治医院,承担了全省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接收救治工作,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是医护人员的天职,责无旁贷。随着战疫帷幕的拉开,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静候医院领导的安排,随时准备加入到抗疫一线的队伍中去。

2月4号晚上7点左右,全家五口:公公、婆婆、老公、我、还有四岁的儿子正坐在桌子前吃饭,突然接到护士长的电话:“邹宇红,明日安排你前往象湖院区一线支援,请把行李收拾好,暂时住在象湖,疫情结束前不可以回家。”我说:“好的,护士长,我早已做好了准备,我准点抵达。”对话很简单,空气却在此刻凝固了……一家人看着我,尽管我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此刻还是有点害怕,我故作镇定,安慰大家没事的。公公默默下桌坐到沙发上去了,婆婆听到后进厨房洗碗去了,从来不整理家务的老公,此刻为我准备水桶及日用品,儿子还小不懂,在玩他的玩具,然后就陆续接到各位同事打来的关心电话。这夜我失眠了,我知道老公也没有睡好。早晨6点起床,婆婆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吃过早点,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宝贝,拿着行李就出发了。真正出发后一路上心情没有想象中的波澜壮阔、壮志满怀,反而轻松了下来。我是南大一附院的一名护师,接受过良好的职业教育,此时一起奔赴一线的是一个团队,这支队伍有坚强的领导,有严格的组织纪律,有坚定的信念!我告诉自己我们是江西医疗队伍中的NO.1,我渐渐充满了信心,我一定会平安归来!

来到象湖一线,首先要做的是熟悉环境,接受专业防护培训。我被分配到半污染区,为舱内的同志准备和输送弹药。我们穿梭忙碌,相互配合,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不知不觉中,到这里有二十天了,疫情犹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闪现了微微曙光。2月29日上午,看到姐妹们穿着铠甲进入舱内,一丝惆怅跃上心头,“怎么了?”我问自己。慢慢思索,我明白了自己此时的心境:都来这么久了,至今没有进过舱,我很想近距离接触患者,想知道他们的心理活动,希望能为他们做点什么。于是我向护理部提出了进舱工作的申请,也获批了。

邹宇红2.png

第二天,我像其他老师一样,开始做好进舱前的准备,按规定动作穿戴防护服,大家相互检查。进入舱内,脚步自然变得厚重,按照之前的工作按排,大家各司其职,紧张忙碌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经意间,护目镜起雾,我突然感觉呼吸急促,脚像踏在棉花上,有星星在眼前浮动。直觉告诉我,这是缺氧的前兆,于是我赶紧往地上一坐,调整呼吸,放松、闭目。终于,眼前一亮 ,星星不见了,呼吸也不费力了,我没有惊动任何人,我还可以继续工作。后来想想,也许是昨晚没有休息好,也许是低血糖,也许是......但当时管不了那么多,状态恢复以后我又立即加入到战斗中。每日陪伴着病人,看到他们大部分心态都很好,没事的时候就和家人视频聊天,不时露出灿烂的笑容,我着实被他们的乐观所打动,与此同时也感谢中国这个强大的国家,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坚持以人为本的信念,病人不用操心自己的医疗帐单,只管全力配合我们治疗。工作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四个小时过去了,我该下班了,由下一批姐妹来接替我的工作。按照流程我们一个个走出舱外,分步卸掉铠甲,身上衣服全部湿透,一股冷流袭来;摘下帽子的那一刻,耳后阵痛袭来;扯下口罩,顿时感受到了空气的清新和甜美,我贪婪深深地吸了几口,防护服外面的世界太美妙了,有种劫后重生的兴奋感。出来之后,女孩子爱美的本能呈现,站在镜子面前,端详着自己的面容,不禁感慨太丑了, 但没关系,忍忍就好……看着患者一天天在康复,住院的人一天天在减少,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邹宇红.png

在医院工作已经七年了,工作上的苦和累我们都经历过,但在这里心理上的压力还是有点大。家里有老公照料,公公婆婆悉心照顾儿子,我们是个幸福的家庭。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对家的感觉有些陌生。最让我牵挂的是我的儿子,每次视频,他都哭着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家?怎么还不回家?”我怎么回答他?眼泪直往下流,强忍着不敢说话,怕我此刻崩塌吓到他。平复一下心情,再与儿子对话:“想妈妈的话,就看看妈妈的照片,妈妈不是发了好多照片给你吗?”最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孩子的童言无忌:“妈妈你的衣服好酷,好帅,回家的时候,你也要给我买一套好吗?”我知道他说的是我们的铠甲。我告诉他“这是妈妈的战袍,战袍只在战场上穿的。”

忘不了那个夜晚,2月25号晚,照常是夜班,终于消停下来了,也终于可以下班了,凌晨2点,我拖着无力的双脚走出门诊大厅,望着空旷沉寂的马路,我流泪了。沉积已久的心绪伴着冷风在这一刻崩塌了,想我老家的父母,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从来没有的疲惫感,孤独感,无力感。往年的春节,在这时刻,万家灯火,举家团聚,把酒言欢。我也想像别人家的女儿一样陪父母吃顿饭,陪她们说说话,关注她们的身体,而此时睡梦中的父母并不知道我在抗疫一线,因为我不想增加他们的负担,不想让母亲彻夜无眠,不想让父亲忧心挂念。坐在回酒店的车上,看着车窗外,眼泪止不住流,好想回到乡下那温暖的老家去……

好了,擦干眼泪。我知道前方还有更多的患者需要我,而我需要做的便是打起精神,为自己加油!

期待着,3月真的来了,她带来了花香,带来了希望。我们都是逆行者,我们都是追梦人,始终坚信春天也许会迟到,但她永远不会缺席,相信我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共克时艰,一定能击退疫情,到时我们摘下口罩,遇见彼此最美的样子!



编辑:卢玲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