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日记】感动!队长说“一个都不能少!”

更新时间:2020-03-09 来源: 浏览量: 作者:

地点: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Z14重症病区 

作者:南大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黄江


3月8日


“三八妇女节”前夜,我们医疗队组织了一场特殊的晚会——通过手机为女同胞们上演了一出“线上视频晚会”,听诗歌祝福,阅感人家书。当队长洪涛在晚会上说出“一定带所有战友一起平安回家,一个都不能少”的承诺时,这是我最感动的时刻。

我是一名骨科医生。“请随时调我到一线去,把前期一线的同事替换下来,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不辱使命、不计报酬、不论生死,保证完成任务!”来武汉驰援抗疫的这段日子里,我始终不忘初心,用实际行动来兑现当初请战书中的誓言!

作为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的一员,我在武汉协和肿瘤中心Z14重症病区里坚守了近一个月。在危急时刻,我参与完成了医疗队首例ECMO治疗,成功救治一名64岁的男性患者。此外,我主管的一名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昏迷了十余天的93岁老太太,通过治疗睁开了双眼。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们所有医护人员都为她高兴,我觉得我们的努力付出很值得,很有意义!

远方的家人,在时刻牵挂着我,我想告诉他们,我在武汉的抗疫工作正紧张有序地进行着,请你们放心,我会注意安全,圆满完成任务,平安凯旋。我也希望我的爱人,能够安心工作和生活,注意休息,照顾好儿子和自己。待到春暖花开,山花烂漫时,在英雄城南昌,我们再相聚!



地点: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Z14重症病区 

作者:南大一附院援助武汉国家医疗队  夏莹


3月8日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

在我的印象中,武汉这座极具文化的城市,令人向往的不仅是浪漫如雪的樱花,还有它那浓郁的人文气息。我曾多少次想和爱人相约于美丽的樱花树下,却怎么也没想到,我会在庚子年间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座我梦中的城市。


我永远也忘不了,2月13日,当我踏出抵达武汉的列车厢门时,举目四望,太阳被云深深地藏起来,天空的颜色一改以前的蔚蓝的面目,苍穹下偌大的火车站空空如也,新冠病毒好似一个恶魔笼罩在武汉的上空。我的内心无比沉重,心像是被一把钝了的锉刀割开,悲痛从伤口流出。就在这时我抬头看见那一面面写着“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武汉人民感谢所有援鄂医护人员”的红色横幅时,那“中国红”格外耀眼,像春天的阳光一样温暖,我顿时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此时此刻的我们就像祖国的战士,我们将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战友们并肩作战,战胜恶魔。


今天是我来武汉的25天了,也是三八妇女节。做为女儿、妻子、母亲,我对待家庭有太多的愧疚。家人朋友们常常会夸我勇敢,也经常有人问我:“去武汉,你不怕吗?”答案是肯定的,我怕,怎能不怕,家中有年迈的母亲和公婆,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他们需要我。但是,我是一名护士,穿上这一袭白衣就肩负着治病救人的使命,这里有比母亲、丈夫、孩子更需要我照顾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他们正经历着身体与心理的痛苦。我愿意到需要我的地方去哪怕只尽一份绵薄的力量。


每天穿梭在隔离病房,我早已把我护理的患者,当成了在武汉的亲人。我像往常一样来到病房,发现今天组上新来了一位患者,我向他的病房走去。那位大叔双手紧握,时不时用大拇指的指甲在另一只手上划下一个个印子,我来到他身边,轻柔地说:“叔叔,您好!我是您的责任护士,您就叫我小夏吧。”叔叔的思绪仿佛被我打断了,他将双手放在床沿上,面带微笑地说:“小夏,我刚从方舱医院转过来,走的比较急没有带剃须刀,你这有吗?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原来叔叔刚才是在为自己的生活物资犯愁,我赶忙回答:“叔叔,我暂时没有,不过您放心,明天我上班给您带一个过来好吗?”“谢谢。”“没事啦,顺手的事情。”


“小夏,帮我打壶开水好吗?”“小夏,我洗澡没有拖鞋。”“小夏,我的药吃完了。”“好的,好的,爷爷奶奶,我马上帮你们解决,不急哈。”“不用谢,这都是我顺手的事情。”


这些对话,在隔离病房经常出现。于我们而言这些都是小事情,可爷爷奶奶们却不停地说着:“谢谢,有你们真好,是你们给了我们安全感。”其实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三八“女神”节。我们想给病区满头银发的资深女神奶奶、成熟优雅的中年女神、可爱俏皮的年轻女神一个惊喜。当我们将娇艳欲滴的康乃馨和甜蜜的巧克力送到奶奶、阿姨、小姑娘的手上时,她们都高兴得像个孩子,刘奶奶激动地说:“闺女,我70多岁了,这是我第一次收到花,真的谢谢你们,有你们真好!”这简单的一句话,是对我们的肯定,也是我们继续前行的动力。


冬已尽,春已至。我相信这场战争的胜利终将属于我们,明媚的阳光终会照亮这片土地,樱花会再次盛开,我们也将全员再次登上来时的那趟列车,平安归家。


编辑 叶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